中文|ENGLISH
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諾爾曼協同辦公平臺  諾爾曼郵箱

關于TORCH檢查

 undefined

 

 

·          不是所有的TORCH病原體都需要孕前或孕期篩查;對圍孕期婦女不需要進行單純皰疹病毒抗體分型檢測,若無臨床癥狀,不需要等待其IgM抗體轉陰再妊娠。

·          檢測TORCH-IgMIgG 抗體時應采用定量技術,保存檢測過的剩余血清樣本對可能的后續診斷有不可替代的參考價值。

·          不能依據血清學篩查陽性結果而做出終止妊娠的決定。

·          重視對巨細胞病毒再次感染的孕期監測。

·          慎重使用介入性產前診斷技術,在確認孕期TORCH 感染的5~7 周并可見胎兒影像學異常后,孕18 周后采取羊水標本進行病原體DNA RNA 的檢測,可以結合臍血樣本的IgM 抗體檢測進行產前診斷;超聲及MRI 檢查有助于評估宮內感染的胎兒預后。

      胎兒非免疫性水腫或不明原因胎死宮內的孕婦需要檢測微小病毒B19 抗體狀態,對確診貧血的存活胎兒有微小病毒B19 宮內感染時,可給予宮內輸血治療

 

 

 

  

 

 

通常將弓形蟲(TOX)、風疹病毒(RV)、巨細胞病毒(CMV)、單純皰疹病毒(HSV)以及其他病原體(如微小病毒B19)合并簡稱為TORCH。其宮內感染與不良妊娠結局和出生缺陷有關。
 
對TORCH檢測的最終目的是要弄明白孕婦是否感染、何時感染、胎兒是否感染、胎兒是否受到損害、是否能繼續妊娠等問題
 

一、什么人需要接受TORCH感染的篩查?
成人TORCH感染臨床癥狀輕微,無特異性的臨床表現,但在無典型表現的人群中可能存在潛在的感染高危對象。因此,在知情同意的前提下不反對為準備妊娠的婦女或早孕期孕婦進行TORCH 抗體的篩查(包括TOX、RV、CMV、HSV),以明確受檢者對TORCH的自然免疫狀態,同時也會篩查出可能存在的潛在感染者。
 
TORCH感染的高危因素:
  • 孕前或孕期寵物接觸史,
  • 風疹患者接觸史,
  • 夫妻或單方曾患生殖器、口唇或其他部位皮膚疹或皰疹,
  • 孕期有發熱和(或)上呼吸道感染癥狀等,
 
由于在孕期發生的TORCH感染是否會導致胎兒宮內感染與孕婦的免疫狀態、感染的持續時間有關。因此,推薦對有感染癥狀者以及與感染者有密切接觸史的人群進行TORCH感染篩查。孕婦進行TORCH抗體篩查時需要注明孕周。
 
對有傳染性紅斑患者,或有微小病毒B19感染者接觸史、不明原因發熱、關節痛癥狀的高危對象,推薦進行B19-IgM、IgG抗體測定。對IgG抗體陰性者每隔2周復查,直到接觸后12周。
 
二、TORCH感染的分類
1
既往感染受檢者
既往曾有過癥狀明顯的特定病原體感染史(如弓形蟲)或有可靠的血清學檢測結果,如TORCH抗體檢測結果為IgG抗體陽性、IgM抗體陰性,表示受檢者曾經感染過相應的病原體,機體產生了相應抗體。而病原體可以完全被機體清除,也可以在機體內長期潛伏存在(如HSV、CMV等)。

2
原發性感染(第1次感染)
一般需要在出現感染癥狀前有過可靠的血清學檢測結果確定TORCH抗體基礎狀態為IgG抗體陰性,而癥狀出現后再次檢測相應血清抗體時轉化為IgG抗體陽性,才能診斷為原發性感染。

3
復發感染
復發感染是在宿主免疫功能低下的情況下,潛伏狀態的病毒重新激活所導致的感染。

在出現感染癥狀前有可靠的血清學篩查結果確定TORCH抗體基礎狀態為IgG抗體陽性,而在受到感染間隔10~20 d后再次檢測血清抗體,IgG抗體滴度上升4倍以上,IgM抗體可以是陽性或陰性,可以判定為TORCH復發感染。

4
再次感染
再次感染是宿主因暴露于外源性同種新病毒株所引發的感染。

對這種情況除血清學檢測結果與復發感染有相同表現之外,還需通過病毒分離和基因測序鑒定為新病毒株才能確認。

5
IgM抗體假陽性
由于類風濕因子或者血清內其他因素引起的非特異性干擾,可導致出現IgM抗體假陽性結果。

如初次檢測結果為IgM抗體陽性、IgG抗體陰性,在15~30 d后再次采取血樣檢測仍然IgM抗體陽性且IgM和IgG抗體的滴度變化不顯著,甚至IgM抗體滴度降至陰性范圍內,就可以認定為初次檢查的IgM抗體為假陽性。但定性檢測方法難以通過滴度變化觀察來鑒別IgM抗體假陽性。

6
IgM抗體長期攜帶
在極少數受檢者中,無相應的感染癥狀,在IgG抗體陽性的情況下,IgM抗體陽性的檢出時間可長達1年以上。

追溯患者病史可了解到感染發生在很久以前,并非近期復發感染。

定性檢測方法發現的此種情形需要轉送到參比實驗室進行確證實驗。采用定量檢測復查到IgM和IgG抗體滴度無顯著變化,容易診斷。此種情形不作為影響其他臨床處置的參考依據
 
三、TORCH感染有什么臨床表現?
1
弓形蟲(TOX)
免疫功能健全的成年人初次感染TOX后,僅10%~20%出現臨床癥狀,預后良好。如果未經過治療,蟲血癥的孕婦可通過胎盤垂直傳播導致胎兒宮內感染。
 
宮內感染的胎兒出生時不一定表現出癥狀,絕大部分在出生后會逐漸出現脈絡膜視網膜炎、嚴重視力損傷、聽力喪失或神經系統發育遲緩等后遺癥。
 
發生在早孕期的TOX宮內感染對胎兒的危害最嚴重。對于有寄生蟲感染癥狀或者母體在孕期有TOX感染史的新生兒,在出生后2周內檢測到血清TOX-IgM抗體可確診為TOX先天性感染。
 
2
風疹病毒(RV)
國內接近10%~15%的婦女RV IgG陽性,在RV流行的時候容易受到感染,因此需要進行主動免疫。
 
建議準備生育的婦女在孕前3個月常規進行RV-IgM、IgG 抗體定量測定,RV IgG抗體陰性的婦女應到當地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注射麻風腮三聯疫苗后避孕1~3 個月后計劃妊娠。
 
有證據顯示,孕前或早孕期注射疫苗后意外妊娠者,孕婦及胎兒是安全的。
 
在孕11周前發生的RV宮內感染所致胎兒出生缺陷率高達90%,以后逐漸下降,在孕20周后感染風疹一般不會導致先天畸形,但可導致胎兒生長受限(FGR)。

3
巨細胞病毒
絕大部分成人感染CMV無癥狀或癥狀輕微,我國成人CMV-IgG抗體陽性率在90%以上。
 
孕期CMV原發性感染率0.7%~4%,而垂直感染率高達30%~40%。孕期CMV復發感染導致垂直感染率為0.15%~2%,但因CMV復發感染孕婦基數大,導致新生兒CMV感染人數要遠多于原發性感染導致的新生兒感染人數;另外,變異型CMV病毒株再次感染孕婦時,機體的免疫保護作用降低。因此,需要重視對CMV復發感染和再次感染孕婦的監測,在早、中、晚孕期定量測定尿液CMV-DNA,評估產前診斷措施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4
單純皰疹病毒(HSV)
大部分成人感染HSV會有輕微癥狀或典型的皰疹。我國成人HSV-IgG抗體陽性率約95%,既可以是HSV-I型既往感染導致(約占70%~80%),也可以是HSV-Ⅱ型既往感染導致(約占20%~30%)。
 
HSV血清學篩查常常遇到IgM抗體假陽性和IgM抗體長期攜帶的困擾。由于有生殖道HSV感染的產婦經陰道分娩時垂直傳播給新生兒的風險是30%~50%,在孕晚期可進行HSV定量PCR檢測,根據檢測結果和臨床癥狀給予治療和確定分娩方式。
 
5
微小病毒B19(以下簡稱B19)
此病毒只感染人類,是兒童傳染性紅斑的致病因子,大部分成人感染后可不出現典型的臨床癥狀。
 
國內缺乏各地人群對B19自然免疫的多中心研究資料,不良妊娠結局的部分病例與B19宮內感染有關。
 
發生在妊娠20周以前的原發性感染孕婦中約33%經胎盤垂直傳播,可導致胎兒嚴重并發癥。
 
B19宮內感染可導致胎兒貧血、水腫、胸腹腔積液等,約8%~20%的非免疫性水腫胎兒是由于感染B19所致。嚴重者可發生自然流產。
 
四、TORCH感染的篩查與診斷方法
建議使用血清IgM、IgG抗體定量檢測進行TORCH感染篩查。

其結果能夠更好地記錄和反映受檢者的免疫狀態,為確認孕期感染或擇期復查提供易于比較的患者抗體滴度動態資料。

對于可能的感染者來說,通過定量檢測觀察其抗體滴度的動態變化,結合臨床表現、病史和其他實驗室檢查方法,可對大多數感染者做出準確評估。
 
-20℃以下保存檢測過的剩余血清樣本,對可能的后續診斷有不可替代的參考價值。如,孕前篩查時TOX-IgG抗體陰性的孕婦,若在孕期因有感染癥狀而檢測到TOXIgM、IgG抗體陽性,再擇期復查,并同時檢測孕前檢查時保存的血清樣本,則可根據抗體滴度呈現規律性變化而區分出原發性感染、復發感染、IgM抗體長期攜帶和IgM抗體假陽性。
 
由于HSV-Ⅰ和HSV-Ⅱ這兩種病毒型對胎兒危害和臨床治療方法沒有區別,所以,圍孕期進行HSV血清學篩查時不必要分型檢測。
  
大部分學者認為,在孕21周以后且距離孕婦首次發現感染5周以上,通過羊膜腔穿刺等介入性手段,取得羊水、臍血等胎兒樣本檢測病原體特異性DNA或RNA,具有高特異度、高敏感度的優點,是產前診斷胎兒宮內感染的首選方法。

孕中期有CMV、TOX、RV感染的孕婦取羊水標本做PCR確診宮內感染率接近10%,其中CMV最高,達到17%。標本若需送其他實驗室檢測,建議冷凍保存運輸。
 
五、TORCH感染和宮內感染的臨床干預
1
弓形蟲感染
對IgM抗體陰性而IgG抗體陽性的受檢者,已經自然獲得免疫力,若無臨床癥狀不需要再檢測和治療。

對孕前檢測到IgM抗體陽性、IgG抗體陰性或陽性的受檢者,則應擇期復查和結合其他檢查指標觀察,并詢問接觸史,排除假陽性。

對確診的TOX急性感染者,應避孕,接受治療后再計劃妊娠。

若在妊娠18 周后檢查到羊水TOX-DNA 陰性,則胎兒不需要治療,但需要孕期超聲監測胎兒生長發育,出生后及時做新生兒血清學篩查。

對產前診斷確診的TOX宮內感染但胎兒無超聲異常者,可用藥治療。對確診TOX宮內感染且已經出現超聲異常的胎兒,尚無明確治療方案。

2
風疹病毒和巨細胞病毒感染
對妊娠期間發現的RV及CMV宮內感染病例,缺少治療改善胎兒結局的觀察證據,不推薦對RV及CMV宮內感染的胎兒使用抗病毒藥物,但需要綜合評估胎兒預后。

3
單純皰疹病毒感染
孕期HSV感染以復發感染者多見,其經胎盤垂直傳播導致胎兒感染的風險較小,而以陰道分娩時產道感染較多見。

因此,對HSV 感染孕婦應告知可能對胎兒造成宮內感染、產道感染的風險。

建議在孕35~36周對此類孕婦定量檢測血清IgM、IgG抗體,同時檢測生殖道皮損病灶的HSV-DNA拷貝數,對有前驅癥狀或活動性感染的孕婦,在孕36周給予抗病毒治療,抑制病毒復制,降低病毒垂直傳播風險,可降低剖宮產率。

是否剖宮產需要醫師權衡手術風險、新生兒感染風險以及產道情況或病灶部位HSV-DNA檢測結果決定。

6
微小病毒B19感染
孕婦傳染性紅斑通常不需要治療,胎兒貧血嚴重者需要宮內輸血。對有免疫缺陷的B19感染患者,由于其不能產生足夠的病毒特異性抗體,應用含有B19-IgG抗體的免疫球蛋白治療。

對超聲觀察到有水腫征象的胎兒,需通過測量胎兒大腦中動脈收縮期峰值流速,以排除胎兒貧血。

若出現胎兒貧血,則需要轉診到胎兒醫學中心觀察,必要時給予胎兒宮內輸血治療。如果胎兒網織紅細胞計數較高,則胎兒骨髓再生障礙已經處于痊愈階段,胎兒水腫無需治療可痊愈。若胎兒網織紅細胞計數較低,臍帶血穿刺宮內輸血可顯著改善胎兒預后。

 

 


 

 

  1. 客服一
  2. 客服二
  3. 客服三
免費咨詢熱線 025-58466066
戴图理的神奇七试玩 江西多乐彩视频开奖 大乐透复式如何兑奖 天津11选5任五遗漏 打工赚钱小游戏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爱彩网 安卓市场晓游棋牌 中诚消费如何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指南针炒股软件下载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公告 kk游戏棋牌外挂下载 3d官方yuce 黄金海岸棋牌游戏大厅 复式投注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援交能赚钱配图